北京将迎首轮高温天 为了谁他们汗水湿透衣背

从今天(22日)起,高温、晴晒唱起了天气的“主角儿”,北京将迎来今年首轮高温天气。昨天下午,随着高温预警的发布,炎炎盛夏正张开双臂,准备“热情”地拥抱这座城市。每一次的高温酷暑,每一次的暴雨严寒,人们都不会忘记坚守在户外工作岗位上的他们——

房屋维修

穿着“捂汗包”天天“蒸桑拿”

上午8点,丰台房管中心西罗园分中心的马师傅换好衣服、拿起工具,赶往施工现场。与马路上身穿短袖、手举遮阳伞的行人相比,一身长裤长袖、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马师傅有些显眼。

“这身打扮用北京老话讲叫‘捂汗包’,穿成这样虽说很热,但防止晒伤、烫伤。”马师傅说,他们现阶段的任务是在汛期前完成楼顶防水的排查工作,经过冬春两季,楼顶防水材料可能会出现鼓包、裂缝,都得一处不落地查看到。“前几场雨后,居民有报修屋顶漏雨的,我们都要在汛期前修好。做防水就要用喷灯,喷灯一开,太阳一晒,这时长袖衣裤是必不可少的。”

在没遮没拦又铺满黑色防水卷材的屋顶,温度要比室外体感温度高上5℃左右。在屋顶站久了,隔着鞋底,脚心也能感到一阵阵热浪。不到10点,室外温度已经接近30℃,马师傅排查到了一个漏点。启动喷灯,将像膏药一样的防水卷材化开,直到将漏点完全盖住,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。随着喷灯温度不断升高,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马师傅脸上滑落,汗水顺着工作服浸透了裤腰。

从四月中旬至今,每天最少5个小时,马师傅和另外11位维修工要全力以赴排查72栋楼的楼顶防雨和避雷设施。辛苦自不必说,但用马师傅的话说是“苦并快乐着”。做防水要用喷灯,修避雷针要用焊枪,再加上电焊帽、“捂汗包”,师傅们每天都在楼顶“享受着高温桑拿”。“我们现在辛苦点,雨季居民就能踏实些。”马师傅边擦汗边这样说。

加装电梯

在“焖炉”里和时间赛跑

北大燕东园是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老楼,住在这里的大多是退休的教职工,如今大家盼望的老楼加装电梯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基坑的基础焊接。上午9点多,室外温度已经逼近30℃,基坑里的温度更是热。

燕东园40号楼是一栋5层高的老居民楼,楼前挖开了4个基坑。今天,北京华龄安康公司的师傅们开始下坑焊接。师傅们说,在整个工程当中,焊接工序是最热的。9点半左右,李张增师傅穿上长袖工服、戴上棉手套,准备下坑作业。仅仅是下到2米多深的坑底,李师傅的脑门上就见了汗。“电梯基坑的基础焊接工作我干了很多年,对于这几天北京持续高温,我们有思想准备。居民们都盼着早坐上电梯,我们就加把劲儿,让大爷大妈们满意。热,能克服!”

不一会儿,坑下响起了“噼里啪啦”的电焊声,9平方米的基坑立刻变成了“焖炉”。焊接点的温度高达3000多摄氏度,辐射到李师傅身上,瞬时温度将近50℃。按照北京适老电梯的统一标准,老楼电梯都是独立结构,所以基坑很深。2米多深的基坑里闷不透风,随着焊接的持续,坑里的温度越来越高。还不到11点,李师傅的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。

李大妈今年82岁了,老人拄着棍下了楼。大妈说,虽然自己住二层,一直盼着楼里加装电梯。“我看这些年轻人干活真是辛苦,孩子们可得注意防暑!”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与去年相比,今年老楼加装电梯的数量大大增加。以北大周边为例,目前有24个基坑在同时作业,他们有决心迎接酷暑的挑战。

河道养护

不怕晴晒最怕下雨

6点半,玉泉山脚下的机场边沟里,两个黄色光点正在缓慢移动。“这边有个塑料瓶,我给钩出来。”不到60岁的张尚平,黝黑的皮肤加星星点点的晒斑显示出他常年户外工作的特征。一大早,他拿着麻袋和长柄木夹,在陡峭的边沟里仔细搜寻着垃圾,出工不到一个小时,手套已经蹭黑了。“今天的工作还算轻松的呢,前两天下雨刮风,我们从河沟里捞出30多吨的树枝、白色垃圾,还有一个8米多长的广告牌子。”

西郊机场边沟东段全长4.8公里,是张尚平和同事马树红今天的工作范围,到早上8点左右,他们已经将这条河道清理了一遍。途中遇到没有水的河段就下到坡底清理,有的垃圾用工具清理不能彻底,便徒手来做;遇到有积水的地方,就穿上防水服用鱼叉打捞。“我们早点儿完成工作,等你们上班时候河沟里就干净了。” 张尚平笑着说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